名家访谈
辩证思维与艺术规律-刘曦林
发布:2016/12/26 9:15:43  浏览:8708  来源:水墨空间艺术网
辩证思维与艺术规律-刘曦林(中国美术馆研究馆员、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)
  百年中国美术历史是一个大工程。一百多年来关于中国美术的前途发生过多次论争,没有哪个世纪像这个世纪论争这么多,论争这么激烈,这是空前的论争时代。这场论争以中国画前途的论争为主,展开了从中国美术论争到中国艺术的论争。其间有三次大的论争:第一次从辛亥革命到1949年,从1949年到“文革”之前发生第二次大的论争,从新时期到今天进行的是第三次论争。三次论争以不同的世界艺术为参照系,并不完全是中国内部的事。今天的中国不再闭关锁国,已经处在世界的变化中,处在向现代转型的阶段。
  第一次论争是中国古代文人画和西方写实主义的对立。为什么康有为、梁启超、蔡元培、徐悲鸿都主张用西方写实主义改良中国画?因为这是中国社会变革的需要。这并不和西方艺术演化成正比,因为西方艺术正从古典写实朝现代转换,我们选择性地选了古典写实这一脉。西方不重视的这一段,却切合中国历史的需要。从传播学角度讲,任何传播都是选择性地接受、选择性地传播。第二次论争是中国文人画传统与前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矛盾。一部分美术家认为前苏联的美术可以用来改革中国画,可以树立为中国油画的榜样,甚至以苏式素描作为中国绘画的基础。当时出现民族虚无主义, 1955年批评虚无主义问题,才使中国美术又有一段恢复。这一段出现很多的争论,中国画领域讨论传统问题、写生问题、山水花鸟画有无阶级性问题,油画界讨论民族化问题等等。第三次论争发生在新时期之后,是艺术家发起的。无论是李小山,还是吴冠中,他们往平静的池塘里扔了颗石头子,引发不同观点的激烈论争。论争的焦点实质上是传统与新传统遇到西方现代主义、后现代主义的挑战。
  回顾百年画事,还是要回到艺术自身、中国画自身去思考。经历众多波折以及三次论争之后,什么问题成为我们今天的教训呢?我们应该学会辩证思维,应该学会不走极端、不偏颇,应该更加成熟。当我们强调民族传统的时候,不要把传统固化,而要把传统看成演化的、不断丰富、充实的历史长河;当我们改革开放的时候、吸收外来艺术的时候,不要用西方的东西代替中国的优秀传统。我们也应历史地看待历史。这一百年还有一个问题,就是如何迎接新的格局。西风东渐,西方绘画不应该把东方绘画打倒。我们在迎接新的多元格局的时候,也证实了多样化可以共存,中国画的发展有多条道路。西画引入中国,油画的民族风、水彩的民族风已是趋势。我们要正视多元现状。中国传统和创造是通变的关系,不是造反、革命的关系。一百多年中有许多经验教训,最终是为了找到艺术规律。近年我反复讲几个字,“人”“文”“心” 。今天,如何把人民融入我们心中,如何真正深入人民生活的艺术源泉,已经是新的艺术传统。今天画家的修养还包括现代的科学知识、人文知识、自然地理知识,这都是现代文化的内涵。艺术家要让艺术从于心,兼顾内美、外美。我们要按照艺术规律办事情,把艺术方向和艺术规律统一起来,有了方向没有规律不行,有了规律没有方向也不行。任何方向都有高端艺术,都有可以立得住的艺术。高峰是天才的杰作,是文化积累的果实,是世世代代文脉继承和高扬的产物。
  来源:中国艺术报

地址:兰州市城关区靖远路380号  电话:0931-4194945  17789600991
E-mail:gstv1109@163.com  QQ:123151220
水墨空间 版权所有 陇ICP备16000939号-1